Gurunaruiii

偶尔诈尸XD
!图请不要转载谢谢配合

[叶蓝]《玩去》

……不…不愧是泰迪老师😭写的太好了,边旅游边秀恩爱简直棒极😭爱您!

君子爱财:

-玩去,放飞自我,七夕快乐。

-来自纳鹿 @Gurunaruiii 的点梗,原著向

-推一首来自已经沉睡一年有多的月球车玉兔安利的歌曲Air的Universal Traveler~希望兔叽做个好梦




文/穗景




飞机降落时,气流有些颠簸。从高空一路下降,气压差让许博远耳膜生疼,听身边的动静像隔着层水雾。叶修伸手捂着他耳朵,然后又放开,手掌一近一远的动作把耳朵里的气抽去,能让耳朵适应凡间的速度快一些。

苏黎世国际机场外表其貌不扬,但却是欧洲数一数二的大机场,是故内里倒是金碧辉煌。叶修上一次世邀赛时来过,轻车熟路,走在前面带路。许博远把手上的DV机塞给叶修,由熟悉的人来拍摄视频总要好过他毫无重点地拍摄,心安理得地捧着哈根达斯跟在他身后。

叶修本不是个好动的人,宅男天性,以往的他宁愿把假期花在家里,睡个昏天地暗。但许博远是个喜欢到处跑的人,在家压根闲不住,他自己本身就是某站的up主,除了直播游戏赚外快以外就喜欢剪一些自己去旅游的视频,被粉丝戏称“不喜欢旅游的厨师不是好游戏up主”。两人在一起之后,叶修慢慢也沾上了旅游的爱好,许博远的旅游视频里开始出现他的身影。一开始只是偶尔一不小心被拍进去,后来两个人公开,叶修开始光明正大地占据镜头,有的时候也是拍摄者。许博远的视频区成了各路粉丝吞狗粮的重灾区。

许博远把手里的雪糕吃完,三步并两步地追上叶修。叶修正在对着DV机解说,被许博远冰凉的手缠上胳膊,一下被打断了思路,对着镜头“嗯嗯……”了半天。许博远见他支支吾吾,在旁边幸灾乐祸。

“不好意思,刚刚有个小朋友捣乱,害我忘了我说到哪了,”说着叶修把镜头对准了一脸无辜的许博远,“这次我会和小朋友在苏黎世待上一会,然后一路开车去德国。小朋友说要去看福尔摩斯,所以我们从慕尼黑直接飞往伦敦。”

随后他又停下来想了想:“其实本来是要直接飞德国的,不过想重温一下世邀赛的感觉吧,我们一会去苏黎世室内体育场。”

随后叶修盖上了DV机,作势就要弹许博远额头:“你怎么那么闹呢!”

许博远眼角一弯就笑:“是是是,我错了。叶神,赶紧的,带路带路,我去看看你们比赛的地儿。”

这座城市刚刚苏醒,街上行人三三两两。旧城区沿着利马特河沿展开来,中世纪的修道院,罗马式的尖顶教堂,间又夹杂着现代建筑,譬如城西的苏黎世室内体育馆。两人来的时间很早,体育馆刚刚开放,还没什么人。

叶修带许博远绕馆边的花园走了一圈,指向花园中一座女神像:“那儿,捧了冠军以后我们聚会嘛,我们宾馆就在隔壁,刚好能看到这个花园。晚上喝醉了,黄少天非说那里站了个女鬼,把我们吓了个半死。”

许博远:“哈哈哈哈哈哈哈,之后呢?”

叶修面无表情:“他们后来讲了一个晚上的鬼故事,不是我说,挺渗人的,这儿隔壁还是个墓园。他们好歹还有室友,我一个人住,念着阿弥陀佛睡着的。”

许博远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没事儿,冠军,怕鬼不丢人。”

叶修控诉:“谁说我怕鬼了,主要是女孩子的尖叫把我给吓到了!”

其实叶修是真的怕鬼,以前苏沐秋就爱讲鬼故事,还热衷于讲自己原创的,恐怖到把叶修一个十六岁的天不怕地不怕的大男孩,硬生生地逼出了心理阴影。还好许博远转移了话题:“明年是在韩国吧?釜山?”

叶修思维还停留在鬼故事,猛然联想到釜山行,打了个寒颤:“没有,在首尔。”

“那我可以去看了,帅哥,卖票伐?”许博远说,世邀赛两年一届,去年没能去苏黎世看比赛一直是他的遗憾。

“卖卖卖,”叶修信口开河,“座位好坏要看你是用半个许博远换,还是整个许博远换。”

“噫,半个我是说只要下半身吗?”许博远满嘴跑火车。

叶修大呼冤枉:“我没有这个意思,小同志光天化日之下不要满脑子黄色废料。”

“那你连我下半身都不要,你是不是压根不爱我。”许博远玩high了。

叶修未承想有朝一日,会在和许博远的斗嘴里败下阵来:“蓝哥,我们还是出去,去租个车走吧。”

许博远嘚瑟,瞧瞧,天道好轮回,当年讨价还价多厉害一人,还不是得给爷跪了。

于是再度上路,阿尔卑斯山脉横贯瑞士境内,一路可以看见高山湖泊和丘陵,天空干净得像步入天堂。中途两个人交换了司机位,许博远开车的时候没感觉,换去副驾驶大呼“美美美”,抓着DV机就没放手。

大概走三个小时的路程,列支敦士登的国旗在边境桥的阳光下闪闪发光。

列支实在是一个小得可爱的国家,叶修感慨说:“这儿就好像北京一个区,可能都还没那么大。”

小虽小,但列支人仿佛生活在伊甸园中,生活节奏缓慢,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邻里相识,和道家崇尚的小国寡民生活有点像。

不少旅游团也会选择在这个小公国里临时落脚,他俩跟在一队中国旅行团后面,找到了中餐馆。途中许博远看见一栋栋风格各异但温馨的小木屋,止不住感慨确实是个童话般的国度。叶修用手机拍下看起来最像迪士尼动画里出现的那栋,把这个国家安利给了叶秋夫妇和他三岁的小侄女。

这家中餐馆倒是整个国家唯一一个中餐馆,味道实在不怎么样,倒是和他们拼桌的当地人吃得很开心。许博远从餐厅出来后,就止不住干呕。叶修担心他是不是肠胃不舒服。

许博远摆摆手:“没事,我就是给那个五柳炸蛋恶心到了。”

嘿,中国人的舌头啊!

抵达他们的目的地,位于巴伐利亚州的维尔宁格罗德时,已经是下午六点了。两人奔波了一天,根本没有心情逛街,直奔宾馆睡觉。

一觉睡睡到九点,天空还剩着些没被黑暗吞吃干净的亮光。许博远从箱子里翻出两盒泡面,一盒丢给了叶修,自己冲了酸菜牛肉面盘腿坐在床上剪辑视频。

两人边吃边讨论明天的行程,等许博远吃完后,叶修站起来拿走他的去倒掉,然后进浴室洗澡。许博远剪视频剪得迷迷糊糊,视频审核刚过就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还带着潮湿水汽的温暖怀抱。他转过头去亲叶修,两人唇齿相依了一会,叶修笑着拍了拍他大腿:“洗澡去,一股酸菜味。”

许博远瞪他,不一会儿就听见浴室哗啦啦的水声。叶修看了一眼电脑,确定视频已经上传完毕,合上了电脑。等许博远拿毛巾擦着头发出来,叶修眉毛一皱,拉着他去洗手间吹头发。感到热度袭来,许博远终于撑不住,整个人沦陷在黑暗中,隐约感觉有人把他抱回了床,他八爪鱼似得缠上了那人,这才终于彻底放弃清醒。

 

镜头一直聚焦在叶修身上,随着拍摄者走动的幅度稍微有点晃动,但不断在拉近和拍摄对象的距离。叶修坐在体育台上的观众席中,身上盖着运动外套,看起来睡得正香。镜头转向许博远自己,许博远比了一个嘘声的手势,笑眯眯地坐在叶修身边,开始轻声地介绍去年世邀赛和中国队的精彩表现。

 

-啊啊啊叶神睡着的时候看起来好乖!

-舔一发叶神睡颜,会不会被蓝哥追杀?

-前面的,蓝哥掏出了他四十米长刀,允许你先跑三十九米。

-求BGM嗷嗷嗷,听起来好复古啊

-BGM是Frankie Valli的Can't Take My Eyes Of You

-查完歌词翻译回来,这两个人真的是不秀恩爱会死星人

-无形狗粮最为致命

-前面叶神叫我河小朋友也好宠啊23333

-那里配的是小赖皮之歌,我河的自黑哈哈哈

-那首超可爱,你是个傻逼但穿哒酷酷滴


 

清晨的维尔宁格罗德镇看起来很和谐,小镇不大,也不怎么出名,游客多倒还要幸亏当地的艺术节办得红火,且离新天鹅堡路程近。

 

它其实是德国最古老的小镇,是德国建筑的样本。木制房屋外墙两横一斜杠,划成一个一个小格子,规规整整,可见德国人民族性格里的秩序严谨从这里已经可以追溯。

 

俩人早起在镇上逛了一会,去冰激凌店买了2欧一个的甜筒,边吃边感慨真是奶味十足。没想到走在街上,赶上当地举办的国际艺术节闭幕式,街上所有参赛队伍大游行,老太太从二楼的窗户探出半个身子向艺术家们表达热情。两人见到也有中国队伍在其中,穿着苗族服饰,头上的银饰走起路来叮叮当当响。

 

中国队伍里一个小姑娘的手机从包里掉了出来,两人捡起来赶紧追上她。姑娘又是惊吓又是感激,眼见着眼泪都要掉下来,叶修拍拍她的肩,指向大队伍的方向:“赶紧去吧,要赶不上了。”

 

姑娘郑重地鞠躬道谢,一路小跑赶上队伍。许博远打听到颁奖礼在小镇的教堂前举行,便也拉着叶修随波逐流。小镇的教堂不大,看起来更像火车站的钟塔,灰蓝色的屋顶,橙红色的墙面。到时人已经很多了,所有参赛者都集中在教堂前,许博远和叶修在咖啡馆前找了张桌椅坐下。裁判宣布完名次,教堂的钟声当当当地响了三下。

 

一时间,所有气球被放飞上天,红的,蓝的,黄的,紫的,阳光底下亮堂得像许博远的心情。

 

许博远笑着指上天:“看,自由。”

 

叶修微笑同意,在一个艺术气息如此浓厚的地方偷享时光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吃午饭时,两个人在街上无意间撞见宾馆老板的孩子,是一个小男孩,黑发碧眼,头发有些天然卷。倒是个不怕生的,从邻桌跑来他们这儿,眨巴着眼睛看他们。叶修倒是个讨孩子喜欢的,小男孩递了一张用马克笔写好的纸条给叶修,他身高不够,只能站在桌下仰视他们。许博远掏出手机,点开实时翻译软件,请孩子和他们一起坐。孩子点头,被叶修抱上椅子。

 

叶修一看纸条头都大了,全英文,递过去给许博远翻译。许博远一看就乐了:“要不怎么说我们叶神讨孩子欢迎呢,他想和你做笔友,底下是他的邮箱。”

 

于是他转而用英文对孩子说:“很开心能和你做笔友,我们答应你了。”孩子看着许博远的脸庞,脸上笑得像朵花,从椅子上跳下,啪嗒啪嗒地跑开了。

 

叶修觉得内心受到了暴击:“这算不算艳遇?”

 

许博远翻了他一个白眼。

 

下午俩人驱车去新天鹅堡,这座高耸入云的城堡以云雾缭绕出名,但下午的大太阳只有雾霾才不会散去。

 

新天鹅堡的名声大,又是建造背景关乎茜茜公主,又是迪士尼动画中睡美人城堡的原型。但名声美好的东西大多数不能亲眼看,艺术里有种讲法叫用盲人的感官去感受,意思是实际与你想象是必然会差很远的。因为名声是把最美的部分给你看,而落在你眼中的是好坏兼有的客观展示。

 

许博远带着导游机在堡中绕了一圈,设计中处处是惊喜的堡内和肉眼所见不如摄影作品的外壳绝对不能相提并论。古堡不算矮,楼梯绕着顶梁柱旋转,换个背景就是恐怖片,两个黏在一起走却是粉红色泡泡直冒的都市恋爱剧。虽然游客多的地方两个人不怎么放肆,但心里终究是不安分的。

 

结果景没看多少,光顾着谈情说爱了。

 

 

“是不是感觉很久没见到我远真人出现在视频里啊?趁着我远去洗澡,给你们放个福利。”

照片:许博远在慕尼黑穿着拜仁的纪念球服,于拜仁主场慕尼黑安联球场大门前留影。

 

-叶神不要那么调皮23333333

-啊,这个郎君可曾婚配哇,小女愿嫁!!!

-说要嫁叶神的也是你们,要嫁蓝团的也是你们,太水性杨花了吧

-哈哈哈因为他俩在一起很幸福嘛,太嫉妒了

-嫉妒使我面目全非,我也想给蓝团拍照

-不是我说,叶神你这摄影技术是跟江宁婆婆学的吧,蓝团全身上下只有脸是清晰的,其它都弧了!

-哈哈哈哈哈灵魂摄影

-靠!!早知道要老蓝帮我代购球服了!!

-我现在抛掉皇马去支持拜仁还来得及挽回蓝团的好感吗

-你清醒一点啊喂

 

在德国待上一个星期,两个人吃香肠快要吃吐了,终于向伙食更糟糕的英国前进了。

 

英伦三岛独立于欧洲大陆之外,海岛文明的气息更加洋溢。叶修早在慕尼黑机场就把租车还了回去,两个人坐地铁去逛伦敦。

 

伦敦的底下系统被当地人称为tube,戏称它为管子。红色圆圈,中间印着蓝色字体的underground随处可见。这里的每一个地铁站都有自己的特色,古老而陈旧,像一个又一个地下小火车站,红色砖墙里都藏着一个国家的崛起又逐渐衰落。

 

“Please mind the gap between the train and the station.”标准英腔报站,许博远和叶修溜出了地铁站。

 

他们要去传说中的圣保罗St.Paul大教堂,见识一下承办了超长待机女王登基典礼和戴安娜皇妃的世纪婚礼的地方。

 

许博远站在高大的建筑前,抬头只能看见三角的天,教堂的拱顶遮去了一角。他觉得有些恍然。

 

许博远在最迷茫的时刻来的St.Paul。那个时候他对叶修的情愫刚萌芽,叶修的体贴细心终究是打动他了。可要不要接受叶修,他有好多的顾虑,父母会不会阻拦,将来如何生活,社会的舆论会怎样评价。

 

每一件事都让他像在黑暗中独步蹒跚,命运把责任的石块压在他背上,让他似赑屃,负重而行,逼着他走向一条远离叶修的路,否则石块会越来越重。

 

不知道谁说,你本来福大,命里不该这么苦。

 

许博远气的半死,他不认命的,凭什么走向叶修就该苦?

 

老人家总说,看不清命的时候,就去拜神佛。

 

但他进寺庙进道观拜神佛就如千百年来中国人朴素的利己主义一样——灵就拜,不灵远之。说到底都是拿凡尘的事去扰早早脱离红尘的神佛,可天下哪有非专业插手专业领域这种事儿呢?凡尘的事,还是需要凡尘的专家来解决的。其实大家都是拜个心安,他也只来拜个心安。

 

神佛如此,隔着一个大陆文化板块的基督对许博远而言更是如此。承包皇室大型礼仪活动的St.Paul大教堂在五大教堂里算不上最气势恢宏,但最为实用,宗教气息最少,是英伦三岛实用主义精神的反映。许博远受两广务实文化影响深,很是欣赏这种实用。

 

不过整圈绕下来,许博远没记住唱诗班天籁的嗓音,也不记得宣讲教义的雕塑,更不肖说教堂导游机里播放的超长待机女王的登基大典——许博远压根就没看完。但他记着自己登到拱顶,自上而下俯视伦敦城时的豪迈。还有从存放丘吉尔灵柩的地下室走出教堂时的庄重。

 

人只看天,再看地,登高而望是看天,下地而拜是看地,如此便知生来当如何,死后应如何。中间怎么走是自己的事,别人是唱诗班也好,皈依也好,做皇帝也好,都和自己毫无关系,实在无需别人的生活来做示范,所以用不着记住。

 

如今他看见了自己的路,可以牵着叶修的手进来,去看看这个教堂天与地的中间如何给自己写一段故事。

 

 

镜头给大杯拉花咖啡和柠檬蛋糕。

 

“英国下午茶其实本该点红茶,去专门的下午茶馆泡上一壶。但因为我们的叶先生把零钱包给丢了,一下就用光了今天的预算,所以我们只好来英国式的星巴克喝速溶咖啡了。”镜头对向看起来有点愧疚的叶修。

 

“好啦叶先生,又不是什么大事,吃蛋糕啊。对了,我还是要给大家安利一下这家店的柠檬蛋糕,甜而不腻。我不知道这家店它叫啥,反正就是英国版的星巴克,伦敦大街上有颗星星作为商标的就是它。大杯咖啡2英镑一杯,真的抵食。”

 

-哈哈哈哈哈哈哈心疼被嫌弃的叶先生

-国外真的很容易被偷啊,特别是吉普赛人的地方,多小心吧!

-这个安利真的很不走心啊,连店名都没有

-蓝团:他们不给广告费,我才不那么傻呢

-求问抵食是什么意思啊?

-哦那是蓝团长的广普词汇,抵食在粤语里是划得来的意思

-我还是觉得叶先生好可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离伦敦最近的海滨城市是布莱顿,严格来说并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东西玩,但是当地的沙滩是石头这倒是罕见。

 

海边不能错过英国标志食品fish and chip,叶修吃完觉得心都肿了:“我想回国吃麦当劳洗胃。”

 

许博远颇为嫌弃地把剩下的都丢了:“他们就不知道控制一下油量吗?我的天,真不愧是大英帝国。”

 

从沙滩出来,他们穿街过巷,走进一家挂着Water Stone招牌的书店。当然也不是来买书的,毕竟俩人其实英语都不太好,叶修属于直接抛弃英语,许博远大学时代压根就没下功夫学,只停留在对话层面。许博远走进来只是应表妹之托,来找本书给带回国内。

 

在书海里寻觅踪迹时,许博远发现一本书的封面印着一位英国演员的脸,气质挺好,可惜是张马脸。

他指给叶修看:“你看,这我表妹本命男神。”

 

叶修一耸肩:“那你还不赶紧买了,不然你表妹肯留你回家过年?”

 

出书店要穿过狭窄的巷道,右手边的小教堂在办婚礼。钟声当当当,花瓣撒落得满街都是。

 

人都是趋利避害的,所以怕见悲剧。见着他人有喜事了,过去中国的旧社会是过路人也得进去恭喜两句,出来也能沾着些福气走。

 

许博远只觉得见到别人幸福,就好像能在自己生命里见到光,便什么都能熬过去了。不然众生平等,凭什么我就一定要在黑暗里头待着呢?

 

于是光来了,那个看起来有点没有精神的男人,本是叼着烟,见到他把烟灭了拿去丢,挠挠脸很坦诚地说:“我真的有点喜欢你。”眼睛亮亮的,骨子里藏了个哪吒,不惧一切。

 

他回望那个欢乐的教堂,叶修止住脚步,问他怎么了。

 

许博远只是笑,没有说话。

 

谢谢你把光带到人间来,叶先生。


THE END


除了在苏黎世,基本都是自己的经历了XD

维尔宁格罗德的小教堂还有气球,请看我主页的那个背景(手机的话)

苏黎世貌似没有室内体育馆,我没查到,就捏了一个

送纸条的小男生其实把纸条塞给我就跑了23333

布莱顿海边很无聊,但走街串巷很有意思,确实碰上婚礼了,老热闹了






 

 

 

 


评论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