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runaruiii

谢谢喜欢✌

叶蓝|江苏高考盲狙

谢谢!!!抱紧枯荣荣!!!!!!经历很多苦难终成眷属的感觉真好www叶蓝百年好合!!!!

枯荣:

题目:车来车往,车的种类纷繁复杂,生活中已离不开车,车见证了时代的变迁和观念的转变,车代表了社会的发展。以此为话题,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以下为跑题了的错误示范,请千万不要学习

*

蓝河这天起的早,早饭做好了拿着小奶锅在卧室门口一通敲:“叶修别睡啦,起床!”

床褥里探出半个脑袋来,他拱了两下把自己的枕头拱到头顶,抽手抱过边上的另一只枕头,蹭了两下。

噔,噔,噔。蓝河接着敲。

“恩恩”叶修还想哼哼两声,突然反应过来,从床上弹坐起来。

蓝河用手支着锅笑得直摇头:“刚不还赖床么,你现在急什么。”

叶修歪头看了眼闹钟,并不打算接受蓝河的嘲讽:“许博远同志,你不急为什么早上7点半就已经做好早饭了,为夫这是体谅你啊。”

“去去去刷牙去!。”

*

事实证明蓝河的早起计划并没有起作用,8点出门的他们此刻华丽丽的堵在了去目的地的最后一个路口。

出租车司机显然不懂为什么一个普通的工作日这个算不上繁荣的地段会堵得这么厉害,在前坐跟他们侃了起来:“诶哟真是奇了怪了,这条路平日里不堵的呀,这是怎么了。”

后座的两个人对视笑了,对一个不太关注时事的普通人来说,的确挺难理解这条路为什么这么堵的。

叶修摇摇窗子探出去半个头扫了一眼,车前面还是车,一块块拼接起来直消失在路口尽头,在旭日的照耀下,像是鹊桥一般熠熠发光:“得,师傅您靠边停吧这一时半会儿开不了了,我们自己走一段就成。”

“这到路口还有点路,您两位路上小心啊。”没有哪个出租车司机会想堵在路上发呆,顾客提出要自己走自然是求之不得。

两个人就这么下了车,慢悠悠的往前走。

这是条笔直的宽阔的道路,虽说下来就看的见路口,可两个人走了五六分钟,路口还在那儿,也没见近多少。

叶修感慨:“你看,我就说打的吧,这要是自己开车,这会儿都不知道怎么办。”

蓝河噗的就笑了。

*

叶修有此感慨是很有原因的。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候两个人已然心意相通,叶修家里似乎对这风吹草动知道了点什么,叶修一合计,决定干脆对家里出柜得了。

这事儿他没打算跟蓝河说,可蓝河与他交往3年又有什么感觉不出来?还是说漏了嘴。大概是初恋的关系,那一年,26岁的蓝河处理事情幼稚的像16岁。他当晚就跟家里摊了牌,理所当然的被家里轰出了家门,若无其事的买了飞往北京的车票,猝不及防的出现在了自己异地恋的男朋友面前。

“我想了下,你一个人出柜不如带上我去见叔叔阿姨吧。”

然后叶修郑重其事的跟家人约了第二天晚饭的酒店。

事实证明郑重其事的约饭并没有起作用,叶修开的车,蓝河买了一后备箱的礼物,都被堵在了帝都晚上5点半如魔似幻的晚高峰。

蓝河紧张的不行:“迟到了会降印象分的吧?”

当然,一个很残酷的现实是,出柜这种事情,迟不迟到买不买礼物印象分都已经降到底了,蓝河此举实在多虑。不过更让蓝河感慨的的是,叶家父母明事理,知道是自己儿子出柜并不打算迁怒蓝河,他们只揍叶修。

于是叶修一件小小的外套愣是裹到了两个人身上,他们依偎在一起,吹了半晚帝都深夜的冷风。

*

叶修没过多久就知道蓝河来之前已经跟家里摊牌了。

被家里轰出来的叶修年近而立颇有积蓄,蓝河也工作有些年头了,两个人合计:要么在G市买套房?

为什么在G市?因为蓝河在蓝雨工作走不开,叶修在联盟工作,可以申请驻扎再G市分部办公嘛。

再者,叶修有他自己的小九九,他知道自己父母的底线在哪儿,知道怎么磨,这不是不知道蓝河爹妈的,得来实地考察么。

房产证到手的那天,蓝河看着两个人并列的名字,噗嗤笑出了声:“有种被土豪包养了的感觉啊,媳妇儿太能干我得努力赚钱啊。”

“蓝河大大,我觉得你要是跟你爹妈说你找的是个不要求房子的媳妇儿,而不是说找了个男朋友,他们一定不会赶你出门害你只能被我收留的。”

“……”然后等他们知道媳妇儿性别不对,上门把眼前这个履历豪华为国争光的英雄敲死么。

“诶,叔叔阿姨是真的眼神好啊,怎么就知道你一定不是上面那个呢。”

“这跟上下有什么关系!”蓝河手起房产证落,削了叶修一脑袋。

*

现在他们不止可以在房产证上落下一排并列的名字了。

回忆总是很长,一抬头,路口已经走过了。

面前的民政局排起了一只长长的队伍,一双双一对对,他们两个这般亲密的手拉着手,竟是一点都不扎眼。

排在他们的是一对头花花白的老爷子,个子高的西装口漏出半截太极服的布料来,嘴里嘟嘟哝哝的:“诶呦急什么,都等了六十多年了还差这一天么,你好歹等我把拳打完啊。”

个子矮的不甘示弱:“老东西等下你没带老花镜看不清了,看不见队伍多长是吧。”

“诶呀诶呀,不就是一个证么,不急,今天排不到我到时回去给你画一个去。”

排在后面的是对年轻的姑娘,两个人也嘀嘀咕咕的:“诶你说我们门口违章停车不会领完证出来再领个罚单吧,要是车直接被拖走怎么办呀。”

这是开放同性婚姻注册的第一个星期的第一天的9点,有蓝色的天,白色的云,和橘红色太阳灿烂的笑脸。

多么崭新的一天啊。

*

“我是帝都无名路口民政局的颁证员吴茗,很高兴能为二位颁发结婚证。今天是个神圣的日子,请二位郑重回答我的问题:请问你们是自愿结婚吗?”

叶修:“是。”

许博远:“自愿。”

“请二位面对庄严的国旗和国徽,一起宣读《结婚誓言》。”

“我们自愿结为伴侣,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共同肩负起婚姻赋予我们的责任和义务:上孝父母,下教子女,互敬互爱,互信互勉,互谅互让,相濡以沫,钟爱一生!

今后,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无论富有还是贫穷,无论健康还是疾病,无论青春还是年老,我们都风雨同舟,患难与共,同甘共苦,成为终生的伴侣!我们要坚守今天的誓言,我们一定能够坚守今天的誓言!”

*

今天这个路口似乎是不能停息了。笑语声,车鸣声,误入此地的惊呼声,把这个原本还算寂静的路口装点成了最繁华的一场盛典。

似乎有些感慨,可两个不惑之年的老宅男,他们决计是说不出来的。

好在他们看得见彼此的眼睛。那里面有路边来来往往的车辆,这一辆是他们一起面对家人时堵在路上的,那一辆是他们一起在律法下宣誓时堵在路上的。车的款式总是在变,从新潮变回老旧,再又新潮。

这条路堵得更厉害了,他们走了足足一个小时才打到一辆的士。

许久不曾运动,两个人都累的有些喘了,上车报了地点就没再言语。可他们的眼神依旧粘连在一起,依旧是坚定的、温柔的、喜悦的。

发动机嗡的开启了,出租车起步往前开,往那个新的灿烂如骄阳的未来开去,把他们见证过的旧时代,狠狠地甩在了身后。

这辆车见证的场景,该有多幸福啊。


 @Gurunaruiii 生日快乐,以及,这是定时发布这个时间我应该睡已经昏古气了……

评论(5)

热度(69)